首页>伟德国际1946/活动>伟德国际1946>正文
EMP校友 | “厕所先生”钱军:再给我三五年,干出一个“厕所帝国”

:2018/06/05

喜讯:根据《“中华慈善奖”评选表彰办法》,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组建了第十届“中华慈善奖”评委会并下设办公室,经评委会办公室认真审核,昆山昱庭公益基金会“废纸置换厕纸”公益项目被列入第十届“中华慈善奖”慈善项目(慈善信托)候选名单,列70号(投票方式见文末)。





钱  军  


昆山昱庭公益基金发起人、中国厕所文化中心主任

EMP2013年秋季(首期)班/ELP/GPL校友

CGPI校友会副会长 


“厕所先生”钱军迎来了他的“好日子”。


在2018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“厕所革命”一词首度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。自2015年以来,国家最高层三年两次提及“厕所革命”。“厕所革命”从不为人知到进入舆论视野,如今成为全国各地重视的工作。


对这一变化感受最强烈的莫过于钱军,昆山昱庭公益基金会创始人、理事长,国内第一个搞“厕所革命”的人。最近两年他感觉“天变了”,很多人开始找他,每天谈项目、做汇报简直忙疯了。各地对厕所的重视程度堪称历史最高。他意识到,一个大的历史机遇来了。


而钱军,行动已久。


厕所革命?四处碰壁


“如果国家最高层没提‘厕所革命’,估计我现在还是到处碰一鼻子灰。”钱军对自己过去的状态描述得很精准,2017年之前,他就是在碰壁。自2011年身患肿瘤与死亡擦肩而过,对人生意义的思考引导他从商业转向公益。在课堂上听王振耀提及国内厕所现状不佳后,钱军于2014年捐资成立昆山昱庭公益基金会——全国首家致力于厕所公益的非公募基金会。

从青年企业家转变为青年慈善家,钱军的目标很大,他给基金会定的目标是推动一场“厕所革命”。“厕所革命”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意在改造发展中国家的厕所,提高厕所的卫生状况和人文关怀。


其实国际上对厕所的关注起步较早,2001年,世界厕所组织(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)成立,倡导厕所清洁、舒适、健康。但目前在全球范围内,仍有约25亿人没有卫生良好的厕所,每年有200万条生命因此逝去。具体到中国,据统计,截至2016年,国内每万人拥有的公共厕所数量仍不足3座,其中卫生条件更是让人望而却步,甚至被戏称“中国式厕所”。


钱军习惯用商业思维想问题,他有一个大计划——“以商养厕”,即承包厕所引入商业元素,盈利反哺厕所改造,用商业手段做到使用者不多花一分钱却能享受更优质的公共服务。德国“茅厕大王”汉斯·瓦尔改造公厕年赚3000万欧元的传奇故事,为这一想法提供了支持。拿着创意,他找各地政府商谈,但四处碰壁,经常被一口回绝。失败得多了,想走的路行不通,钱军换了策略,收小切口,开始做一些“厕所革命”外围的事情。

他选择从“公益厕纸”开始。2014年10月,昆山昱庭基金会拿出20万资金,为5所小学的162间厕所、736个蹲位安装了厕纸盒,定期免费配发厕纸,一年间共计1万多名师生受益。此后,“公益厕纸”项目又过渡为“废纸置换厕纸”,在8个省近70所学校作推广,共服务近70万个孩子。为教育孩子了解“如厕文化”,钱军团队出了一本《疯狂的厕所》漫画,搭配厕纸项目来给孩子科普“如厕和健康”、“如厕和性保护”知识。


虽然“厕所革命”的想法搁置,但钱军没有放弃这个思路,他和国际公益学院、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联合成立“厕所文化研究中心”,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合作成立“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”,为将来条件成熟时革命厕所做准备。


从基金会到社会企业


这个机会被钱军等来了。


“厕所革命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火。今年全国“两会”,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“要稳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,推进‘厕所革命’。”国家卫计委提出,“要确保完成2020年全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85%。未来‘厕所革命’将重点向乡村地区和中、西部地区推进。”


钱军有点小激动,“感谢国家最高层,三年提两次厕所的事儿,让厕所登上了大雅之堂,这个重视程度是史上最高,没有之一。”


意外来临的机遇使得“厕所”相关市场呈井喷式发展,介入时间早、一直在准备的钱军团队优势明显。2017年下半年,他实现了四年前成立基金会时定下的目标——成立一家搞“厕所革命”的社会企业。“做这个厕所文化公司的初心是为了帮助基金会发展。基金会投入超3000万,都是咬着牙自己包括找亲朋好友一起出,但这不是长久之计。我不擅于募款。”钱军计划未来用捐股权或捐利润的方式来支持基金会,目前当务之急是打开市场。


从基金会到社会企业,换个身份,钱军与地方政府洽谈项目变得容易许多。最近正就一家5A景区的厕所规划给市政府做汇报。“之前和政府谈项目,经常碰壁,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,原来你是个社会组织,从承担风险的主体来讲,没有像商业主体这样好使。而且人听说你不为盈利,第一反应总觉得不靠谱,没安全感。现在我就是提供商业服务,光明正大赚取利润,反而好往下推进。”


钱军的社会企业涵盖与厕所有关的很多服务,包括厕所规划,以及提供产品、解决方案和保洁服务,还有文化层面的国际参访、行业交流、国内厕所管理体系培训等。除了武汉,目前西安城区范围内的公园厕所都是由钱军团队设计的,他们也在江苏为一些景区、高速公路等提供营运管理。“农村厕所”成为近几年从国家层面主抓的任务,在这个背景下,钱军与壹基金、世界厕所组织等合作成立一个校园厕所革命委员会,为农村学校厕所提供解决方案。


其实在“厕所革命”之前,钱军已经关注到农村等偏远地区厕所存在的各种问题。2015年,应邀去四川甘孜州,在那里他见识了当地的厕所:“用几块板拦一拦,下面挖几个坑,铺几块木板,你踩上去吱吱嘎嘎的,让人担心会不会掉下去。当地男厕所里找不到小便池,大家都在野外,七八月炎热时候,整座山全是尿味,污染下游水源,因为人口密集,一旦发生疫情真不敢设想。”钱军联系了芬兰一家顶尖厕所生产企业,承诺为甘孜援建2座厕所。不过前几天他们派人去查看,竟然发现当地施工将厕所的污水处理设备安装反了,“我们就给纠正了过来,援建问题还挺多的,不只是建个厕所,当地对新事物的认识和接纳还是有很大落差。”


一年后,钱军又去了西藏,让他印象深刻的除了天蓝地绿水净,就是条件恶劣的厕所。“就是挖个坑垫块板,身边有什么材料就围一圈,特别原始。因为是牧民,十天半月换个地方走了继续这么干。可是西藏生态很脆弱,表面那几厘米厚的泥土需要很长时间才沉淀下来,这样不经处理露天排放,对环境会造成很大破坏。”钱军和西藏索县县委副书记聊,书记也头疼这厕所问题严重影响西藏旅游业。最后,钱军提出为西藏援建2座生态厕所,并免费提供厕纸。


除了四川、西藏,云南昆明也有钱军团队援建的生态厕所。不止国内,钱军把厕所援建送出国门,最远跑到了非洲。在一次和国际红十字会的交流中,钱军得知非洲一些国家的厕所状况很糟糕,甚至有女孩子生理期因为没厕所就不去上学,平时随地大小便加重痢疾传播。最后钱军选择在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、乌干达分别援建3座厕所,并免费提供公益厕纸。再过一个月,钱军打算去非洲看看厕所落成情况。


钱所长 累成狗


以前,因为“厕所”难登大雅之堂,“这算个什么事儿”、“做啥不好非要做这个”、“吃饭时候不要讲这个”、“走偏了”、“有点傻”……来自四面八方的异议像一张大网紧紧裹着钱军。他不善言辞,也不做过多解释。“这摊子事,我做得太过投入了,可以说简直比我的生命都重要。我很顽固,没这个顽固的精神,我是干不到今天的。”


不只他一个人处境困难,当初清华“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”也不受领导待见,团队招人虽有清华的光环,但一听是研究厕所,也是来者寥寥。如今,家人朋友们赞赏钱军有眼光,觉得他了不得,连清华团队也境遇大改。“我妈更认同我做的事情了,之前老家人跟别人讲我儿子是个傻瓜,现在大家认为这个事情很有意义。”钱军说,“我们清华团队办公室主任,之前遭遇冷言冷语,现在是被人竖大拇指,年前他在清华做汇报,领导就说不用汇报了,你们现在火得很。”


比之四年前,如今的环境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但离实现钱军最大的创新计划“以商养厕”还有很大距离。


之前钱军一个老同学调侃他“你有本事就把北上广的厕所通通拿下,到时让我投资你、并购你都行”,现在除了总公司,钱军又在陕西、湖北成立了两个子公司,在这个井喷式市场,他知道一定得反应快。从年前开始,国内一家国有上市公司积极找钱军洽谈收购事宜。


如今,国内“厕所革命”正如火如荼,钱军对未来充满信心:“革命厕所是个趋势,因为这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再给我3到5年时间,咬咬牙干一个可以传承的‘厕所帝国’。”

钱军将自己的微信名字改为“钱所长”,最近他简直“累成狗”,“三天吃了三四顿饭,工作了五十多个小时”,之后的日程又排得满满当当,唯一的非工作事宜,就是他要结婚了,妻子是一位志同道合的公益人。


“利在一身勿谋也,利在天下必谋之。”钱军强调。

分享到:

伟德国际1946 活动 /

Latest News and Events